日上三竿。

今日的朝会终是结束了下来。

这是李晔登基以来,第一次体会到政务繁忙的感觉,脑子里是文武百官灌输的各种各样的事物。

从龙椅之上站了起来的李晔,听苏安喊退朝的声音之时,下意识的朝着殿后走去。

现在他的脑子完是懵懵的,各种奏折交织在一起乱成一团。

“恭送陛下,吾皇万岁万万岁!”

李晔的背影消失以后,百官相继离开朝堂,柳大少拍打了一下双腿,目光望向了不远处脸色及其不自然的潘云。

在潘云有些不知所措的目光中,柳大少淡笑着朝着潘云走了过去。

“潘大人,边走边聊如何?”

潘云一怔,下意识的点点头,回过神来急忙侧开了身子。

“王爷请!”

“不必拘谨,同请!”

大爱中分女 女王范

“不敢,王爷先请!”

柳大少知道潘云担心什么,不外乎害怕自己因为方才的事情挟私报复与他。

难道自己在朝堂之上的名声就是这样的不堪吗?

好吧,柳大少心里嘀咕一下,最后不得不承认自己在朝堂之上的名声属实也就那样!

“据本王所知,潘大人你应该是宣德二十四年进士及第的官员吧?”

潘云忙不吝的点点头:“王爷说的不错,下官正是宣德二十四年恩科取士入得庙堂,往事如尘烟,转眼间十几载已经过去了。”

柳明志轻笑着点点头,望着比自己痴长三四岁的潘云叹息了一声。

“是啊,十载风云转眼之间便已经过去了,说起来潘大人还是本王的前辈!”

“这个年龄能坐到户部侍郎的位置,足可见潘大人是一个少有的中……..青年才俊啊!”

“王爷谬赞了,在王爷面前下官怎么敢有青年才俊之称,倒是王爷能够当得上此称呼。”

“想当年,王爷还是一员外郎的身份,如今已经位极人臣了,将下官远远的甩出了千里之外。”

“说实话………”

潘云犹豫了一下,最终咬咬牙直视着柳大少诧异的目光。

“说实话,下官对于王爷是极为佩服的,只是下官心里还是想问一句,王爷此次执意北出,真的适合朝廷眼下的情况吗?”

“今日朝堂之言,下官并非有意与王爷作对,更不想与王爷交恶为敌。”

“然而在其位,谋其政,尽人事。”

“王爷已经不在户部为官,不知道国库如今的情况到了怎么样严重的地步。”

“被蜀王瓜分的数百万两金银不翼而飞,加上抵御诸王叛军之时的消耗,如果王爷在率领大军北征,国库可就真的要伤筋动骨了。”

“今年老天也开眼与否谁也不敢断定,万一发生了旱灾,蝗灾,涝灾这种天灾,若是国库没有足够的银两支撑难民的消耗,后方必定大乱。”

“到时候,后有乱民,前有敌军,对王爷来说反而更加的不利。”

“王爷,无论陛下有没有下旨同意你率兵北出,下官还是要直言不讳。”

“此时出兵,下官始终觉得不是最佳良机。”

“王爷的忧虑方才在朝堂之上已经陈明利弊,下官也明白王爷的难处!”

“正是因为如此,下官才更加希望王爷您能慎重考虑一下出征的事情。”

“王爷,您麾下的兵马与寻常大军不同,仅仅骑兵将士坐下的战马消耗对现在的朝廷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呢!”

柳明志淡淡的望着潘云郑重其事的神色,抬手轻轻地拍了拍潘云的肩膀。

“潘大人放心,本王若是因为朝堂之上的事情对你心怀怨恨,也不会找你出来闲聊了。”

“你是一个尽忠尽责的良臣,身为户部侍郎,为了国库而考虑是你的职责!”

“本王自然知道你有你的难处。”

“但是………”

“潘大人呢,你的目光还不够长远呢!”

“你不了解金女皇跟突厥大可汗,但是本王了解她们的为人。”

“说句大逆不道的话,此刻本王若不赴北戍边,仅仅依靠北疆六城现在的兵力来说,咱们大龙不出半年就会被两国铁骑打的节节败退,最终亡国也不是不可能!”

“你别觉得本王这是危言耸听!你但凡带…….唉……算了算了…….本王跟你说这些你也不明白!”

“本王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潘大人你的目光若是能够长远一些,本王相信将来朝堂之上朱紫袍中定然会有你的一席之地。”

“好好做好自己的事情,本王期待你成为陛下顶梁柱之一的那一天。”

柳明志说完,轻笑着拍了拍潘云的肩膀便龙行虎步的朝着宫门外走去。

潘云愣愣的望着柳大少的背影,脸色有些复杂不已,并肩王这是不打算与自己计较朝堂之上自己与其背道而驰的事情了吗?

柳大少一路出了宫门,停在一处摊位面前摆弄着手里的小玩意观赏了起来。

等了小半个时辰左右,再也没有官员从宫里走出来,柳大少揣起手里的小玩意,丢给了摊贩老板一块碎银子朝着宫门走去。

早上的守门的将领望着去而复返的柳大少急忙迎了上来。

“王爷,你可是有什么东西遗落宫里面了?”

柳明志淡然的摇摇头:“本王并没有什么东西遗落在宫里,之所以回来是本王有很重要的东西要去御书房面圣交给陛下。”

将领犹豫了一下,退开了身子。

“王爷请!”

“有劳了!”

柳大少进了临安门之后一路朝着御书房赶去,路上碰到不少太监见到柳大少行礼之后便退了去。

望着那些急匆匆消失的太监身影,柳明志脸色怅然的叹息了一声。

这些不起眼的小太监,小宫女之中,又有多少是别人的眼线!

别人的不说,或许自己遇到的某个宫女太监,其中就有姑姑柳颖影杀卫的眼线在其中隐藏着。

柳明志一边走着,一边从怀里取出两本书册拍了拍。

将两本书册交给李晔之后,自己也可以放心北征了。

只要李晔不是傻子,悉心研读这两本书籍,一定可以重振大龙之威。

停留在勤政殿前的台阶上,柳明志静静地望着眼前雄伟的勤政殿,眼神有些留恋之意。

此次出征,不知道又要多久才能还朝了。

或许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还朝了,自己得封一百五十二州府之后,只怕再也没有机会站在朝堂之上了。

柳明志望着勤政殿出神了良久,忽然咧嘴笑了起来。

他仿佛看到了李政,李白羽父子二人站在殿外对自己轻轻地笑着。

“父皇,皇兄,你们安息吧!”

柳明志回过神来,绕开朝着殿后的御书房走去!

走到校场尽头的时候,柳明志朝着宫门的方向,亦或者说是偏向东南的柳府张望了一眼,紧接着幽幽的长叹一声。

老头子啊,安分一点吧。

儿子我活了三十多年了,实在不想跟你面对面的直言相谈一场。

一个人怎么可能没有缺点,除非在故意深藏不漏。

这个世上从来没有什么秘密经得住推敲!

儿子我只是不愿意去深思而已。

PS:今天明天都是两更,小弟的父亲出了点麻烦的琐事,必须要赶回去一趟才行,这两天吃下存稿。

希望兄弟们理解一下小弟为人子的难处,回去以后定然尽快补上!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