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安静,大家都安静,们想要的我们邀月池还有,不过,这药水可是研究不易,现在既然大家都是受害者,那本姑娘也绝不会趁人之危,这药水我们邀月池只卖一百两银子一瓶。”听见玉瑶清丽的声音,刚刚还在躁动的人群立刻变的鸦雀无声,一个个面露惊喜。

刚刚他们还以为这玉姑娘肯定会漫天开价,没想到她居然只要一百两,这可是比玉颜坊的东家好太多了,更加让人钦佩。

现在对她钦佩的人不止是眼前的下人,还有站在眼前的蓝衣男子。

艳儿看着眼前的玉瑶,面露疑惑,道: “姐姐,这药这般难得,而且药效还这样好,怎么会之卖一百两?这可是千金难求啊!”

艳儿更是问出了这些人的心声,一个个眼巴巴的看着玉瑶,等着她的答案。

蓝衣男子,脸上带着宠溺的看着眼前的艳儿,接着道:“这位姐姐有她的打算,现在的脸已经好了,还要多亏了这位玉姑娘,还不快感谢人家。”

艳儿捂住刚刚被蓝衣男子敲打的额头,一阵低语,道:“每次都被打,我都快被打傻,臭大哥,知道了。”说着还不忘向着他做出一个鬼脸。

看着两人之间那种亲昵的互动,玉瑶眉眼都露出一丝微笑。

“玉姐姐,艳儿多谢您帮忙了,不然,要是让我整天顶着这张脸出门,恐怕连我自己都被吓到。”终于能看到玉瑶的身影,艳儿立刻出声说道。

玉瑶柳眉轻挑,看着眼前的人,脸上跟着露出一抹淡笑。

知道自己这点小伎俩早就已经被眼前的男子识破,玉瑶脸上反而露出一抹淡定。

长发白衬衫白领美女气质清纯唯美人像图片

从容的看着眼前的人,接着张口说道:“没事,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可不就是举手之劳?

要是让这些人知道,他们刚刚争抢的东西不过是玉瑶命令小狸儿从灵泉池中接来的水,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觉得千金难求。

“好了,现在既然这过敏症已经找到了医治的办法,那咱们现在可以来谈谈这面脂跟赔偿的事了。”这才是所有人想要做的事。

虽然一百两说多不多,可对于普通人来说,也并不算少,所以能省下这一百两,他们自然也愿意省。

这些矛头全都指向了温良才,这么多人齐刷刷的眼神落在他身上,温良才顿时感觉毛骨悚然。

这里看起来有四五十人,这一人一百两也有好几千两银子,这银子还只是次要的,最重要是玉颜坊的名声跟这么多的老顾客。

这下肯定都要进去邀月池的庄子上,他怎么可能甘心?

“赔偿?什么赔偿?们出事干我们玉颜坊何事?们也不……”

“闭嘴!”

温良才正说的起劲,身后猛然传来一声低沉的男子的爆喝。

温良才转身,眼神正对上温国锋一双犀利的双眸,眼神聂聂的道:“父亲,您,您怎么来了?”

“我再不来岂不是连玉颜坊的门都快找不到了?滚到一边去,等会儿再收拾。”温国锋低沉的怒斥,眼神犀利带着凶光,让温良才乖乖转身站到旁边。

温国锋转头,脸上露出一抹谦和,道:

“各位,这玉颜坊里什么时候出现了这种面脂,我们温家自然会给大家一个交代,这次倒是让大家受惊了,至于赔偿的事,我们温家绝不会推卸,也会尽快将这个罪魁祸首给找出来,请大家暂时休息一下,等会儿就都到钱掌柜那边收取赔偿款,还有,之前们买面脂的银子,我们玉颜坊更会双倍的奉还给大家,请大家放心。温家还额外备上一份薄礼,就算给各位压压惊。”

玉瑶转头,正好看到温国锋一脸赔笑的看着眼前的人,还不住的带着和善的面容。

玉瑶看着他,心中一阵冷哼,难怪这温家的玉颜坊能做大,原来是背后有这样一只老狐狸。

他刚刚一番话,不但将面脂的事推到了不知名的人身上,还将玉颜坊摘除了干净,现在不仅二话没说答应赔偿,还备上了礼物,这样一来,玉颜坊可是变成了无辜的一方了,更挽回了不少的颜面。

这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一出手就将局面拉回到对他们有利的一方,不过,想让玉颜坊跟从前一样,那几乎是不可能了。

刚刚几个人还面面相觑,没人上前,等艳儿从钱掌柜手中拿到银票跟一个袋子的时候,其他人才觉得温国锋并没有说谎,立刻跟着蜂蛹而去。

等他们拿到银票的时候,全都露出喜色,至少回到府中的时候,能跟他们主子有所交代。

钱掌柜看着手中准备好的银票,快速的从手中流失,心中一阵肉疼,这次不但没赚到半两银子,还赔上了名声跟银两,这还是温家做生意以来,最大的失误。

待所有人将银子领回来,钱掌柜手中厚厚的一摞银

票已经变的所剩无几。

钱掌柜的一张脸都已经快皱成菊花,看来这次温家真的要损失不少银子了。

钱掌柜心中暗暗滴血,这还只是被困在这里的人来取银子,被堵在外面的人还不知道有多少。

最重要是官家的妃嫔们,那才是最需要安抚的人,岂是几百上千两银子就能安抚的?这下他们温家可是要损失惨重了。

玉瑶勾唇冷笑,这温家也算自作自受,居然想着来窃取他们邀月池中的面脂,这样无耻的行为,只是让他们损失这么点银子,简直太便宜他们了。

眼看着拿到银子的人又再次向着玉瑶这边靠拢,玉瑶也不再吝啬,直接说道:“现在邀月池中就有药水,们现在过去有可能会拿到,不过也只有四十瓶,至于下一次是什么时候,那我就不确定了。”

一听这话,玉颜坊内刚刚还拥挤的人,立刻一窝蜂的向外面跑去,那些丫鬟侍卫恨不得多生出几条腿来,生怕跑慢了这药水就没有了。

看着他们已经离开的人艳儿忍不住出声道:“玉姐姐,他们可是有五六十人,那岂不是要有好几十个人都没法买到?还有后来的这些,少说也有三五十人,这样的话,他们……”

蓝衣男子用手揉揉艳儿的发顶,道:“玉姐姐自然有她的办法,就别跟着瞎操心了。”

说着那双潋滟得星眸,还不忘两眼神落在玉瑶身上,眼中分明透着一丝了然,玉瑶回给他一个神秘莫测的笑。

一切尽在不言中!

“黑月,这热闹我们已经看完了,咱们也是时候回去了。”刚刚还在愣神中的黑月,跟在玉瑶身边准备向门外离开。

刚准备走,就被温良才爆喝声阻断,道:“谁准许们离开的?”

玉瑶缓缓转身,嘴角勾着一抹邪魅,道:“怎么?难道温大少爷还帮我们准备了一份薄礼不成?”

眼中的嘲讽让温良才心中的怒火烧,手中的折扇更是被捏的咔咔响。

此时的温良才双眸种差点能喷出火来,看着玉瑶,吭声道:“玉瑶,别得寸进尺,这件事到底如何我心知肚明,今天这事我绝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

“奥?我得寸进尺?我倒不觉得,反而是有些人,真的有些得寸进尺了,我玉瑶也绝不是被吓大的,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便是。”

玉瑶一双犀利的凤眸,紧紧盯着眼前的人,漆黑如墨的眼眸中,透着一丝邪魅,让人不寒而栗。

啪啪――

一连两巴掌全都落在温良才脸上,在他白皙的脸上,留下两个深红的痕迹。

温国锋铁青着脸,冷冷的注视着眼前的人,暴怒道:“畜牲,闹够了没有?难道现在还嫌咱们玉颜坊的名声不够乱吗?谁给的胆子,居然敢做出这种事情来?居然连爹我都瞒着,还不快滚回温家去?”

温良才捂住自己的脸,眼中闪着难以置信的光。

“父亲,,居然打我?”

“打的就是,看来平日里母亲真是太纵容了,所以才让养成了这样无法无天的性子,还敢在这里丢人现眼,快些滚回的院子里去闭门思过,没有我的允许,别想出门。”温良才没想到父亲又要将他禁足,一直强行压制住的怒火顿时爆发出来。

“父亲,我,我不过是想要玉颜坊的生意变的好起来,难道这也有错吗?您为什么总是看不到我所做的努力,现在又要将我禁足,我有什么错?”看着眼前死不悔改的温良才,温国锋举起的手又要狠狠的打下去,幸好被钱掌柜给及时阻止了。

温国锋觉得自己气血翻涌,眼前的景跟眼前的人,全都出现阵阵重影,颤抖的手伸出来,指着眼前的温良才,道:

“,这个逆子,来人,快把这个逆子给我拖进后院,别让我再看到他。”

不等温良才挣扎,就被身后的两个人给拉向后院,临走前,一双寒眸透着嗜血的煞气,冷冷的盯着玉瑶,那眼神恨不得化成道道利剑,将玉瑶给穿透。

玉瑶勾唇冷笑,眼中闪着一阵寒芒,带着身边的人,快速出了玉颜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