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还是秦小鹿和徐浪第一次直接看到僵尸的自爆。

布片、碎骨、尸水横飞,这场面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但此时的徐浪却顾不得这些,他脸色微变,拉着秦小鹿,退到了车边:“有人在背后操控,让这僵尸自爆了。”

说完,他开启阴阳眼环视了一圈,没有任何发现可疑的地方。

这让徐浪的担忧更甚了,看不见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

“秦小鹿,把我的包拿来。”徐浪一边警惕,一边喊道。

秦小鹿被爆炸吓了一下,现在安分了许多,乖乖地钻进车里把包拿给了徐浪。

叮嘱秦小鹿警惕四周后,徐浪从包里拿出香,点燃,插在了离车不远的土堆上,然后又退到车边,大声地说道:“各位生活在这里的朋友们,这是我的一点点心意,还请你们不要嫌弃。”

话音一落,一股强大的阴风吹过。

七只鬼从山林里涌出来,围住了那正在燃烧的香,但他们没有着急吸,而是带着疑惑和戒备的神情看着徐浪。

徐浪笑着说道:“我有阴阳眼,可以看到你们,这是给你们的,放心食用。”

其中一只大胡子鬼朝着其他的鬼看了一眼,其他的那些鬼就开始大口吸了起来。

夏日海边

而这只似是领头的大胡子鬼则往徐浪和秦小鹿这边飘了一段距离,然后皱了皱眉,看向了秦小鹿。

秦小鹿一脸困惑。

虽然她对徐浪这种叫鬼的方式很惊讶,但她也知道现在不是感叹这些的时候,所以就没有说话,那这大胡子鬼为什么还要看她?

徐浪却明白是怎么回事,他解释道:“我这位朋友,身上有正气,对你们鬼魂有点压迫,但是你们别担心,她是个警察,不会滥杀无辜的。”

大胡子鬼这才稍稍有点放心:“你请我们吃东西,想必是需要我们帮忙吧?”

“这位兄弟,敞亮。”

徐浪一个彩虹屁夸赞完,立刻认真问道,“刚才这里有爆炸你们应该听到了吧?是一具尸体爆炸的,我想问一下,爆炸的时候你们有没有发现附近有人?”

“我没看到。”

大胡子鬼回答的时候,摇着头,却不断地眨眼。

徐浪一愣,对方说没看到,但是那眼神,摆明就是告诉他,他看到了。

很快他就明白了,这些鬼应该都看到了,但是都不敢说。

想想也是,那个家伙既然有本事操控爆炸的尸体,那肯定也有本事收拾这些游魂野鬼。

徐浪感觉到这大胡子鬼似乎有心想要帮他们。于是,他灵机一动,问道:“那你们平时都住在哪儿啊?”

大胡子鬼的手指了指徐浪的右边,眼睛却往左边瞥去:“我们住在那边。”

徐浪点了点头,他从对方的眼神中依旧获得了答案。

“行了,你也赶紧补充一下能量吧。”徐浪没有再为难对方,对方愿意帮到这个程度,已经很给面子了。

按照大胡子所给的提示,徐浪用地图查询了一下刚才那人离开的大致方位,然后给李泰发信息,让对方重点排查那边的路。“哼,香都烧了,他们也吸了,居然什么都不告诉我们。”秦小鹿不知道徐浪他们之间的猫腻,只觉得生气得很,“你在这里待着,我去教训一下他们。我就不信了,犯人我都能审出个一二三来,就这么几个鬼,还审不出来!”

徐浪赶紧拦住了她:“别啊,人家又没有犯事,你干嘛这么恐吓人家?算了吧,咱们还是等一等,咱们的人应该很快到了。”

……

那些鬼吸完后就离开了,没多久,李泰安排的人也到了——一溜穿着黑色战斗服,头戴钢盔的特警。

“哇,这个是95式突击步枪吧?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真的!”徐浪围绕着一名特警转了一圈,目光落在那把枪上。

他实在没想到,李泰竟然把特警地派了过来。

“秦小鹿,如果我加入了灵案组,能不能给我配一把这个?”徐浪指着突击步枪,笑着说道。

“我们基本上不用枪。”

秦小鹿翻了个白眼,然后上了车,“赶紧上来,李局让我俩先集

合,今晚的标记行动到此结束。”

“那他们呢?”徐浪指了指正在收集尸爆碎片的警员。

“你之前不是说,他们在吹空调,吃西瓜吗?现在轮到他们忙活了。”

……

东海市,东灵屠宰场。

徐浪站在大门前,打量了好一会儿,仍是有些难以置信:“这就是你们灵案组在东海市的总部?”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秦小鹿奇怪地反问道,“我们灵案组平时做事都很低调的,用屠宰场这种地方作为大本营可以掩人耳目。”

秦小鹿走到大门的旁边,摁了一下一个红色的按钮。

很快,在按钮上方出现一个小孔,小孔射出一道光,将门前所有的东西,上下扫了一下。

瞬间,门开了。

“进去吧。”秦小鹿道。

“我就不进去了,你先进去把情况详细汇报一下,需要我补充的,就给我打电话。”徐浪可不傻,如果这次进去了,说不定就被李泰拉进灵案组了。

一想到今晚累成狗的样子,他对于灵案组就没有什么好感。

秦小鹿惊讶道:“你都到门口了也不进去?那你刚才为什么跟着过来?”

“不进!”徐浪斩钉截铁地说道:“而且你之前只是说集

合,又没说直接来灵案组的大本营。我又不是灵案组的人,以什么身份进去?再说了,如果我进去看到什么机密,你们准备怎么样?拉我入伙还是把我抓起来?”

“果然是这样。”秦小鹿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然后转身走去,重新上了车,“走吧,带你去找李局。”

徐浪眉毛一挑,看着秦小鹿,说道:“什么意思?他不在里面?”

“李局给我发信息,让我带你来这里,如果你肯进去,就代表你愿意加入灵案组。如果不愿意,那你就是拒绝了,而且他猜,你肯定会拒绝。”秦小鹿没声好气地说道,“赶紧上车吧,我的徐老板。李局还等着呢。”

徐浪心头一震,心里面怒骂道:好你个李泰,辟邪抓鬼你不行,揣度人心第一名。

骂归骂,李泰还是要见,毕竟系统也没有跟他说,任务已经完成了。

……

东海市,一间名为“夜深人静”的大排档。

秦小鹿在里面吹着空调吃面,李泰和徐浪坐在外面露天的桌子旁。

“来,我敬大功臣一杯。”李泰举起茶杯,“任务期间不能喝酒,以茶代酒,意思意思。”

徐浪拿起茶杯,和对方碰了一下,喝了一口就放在了桌子上:“立功的可不止我一个,对了,刘大奔呢?他在不在这里?”

李泰摇摇头说道:“他是一个心中还有执念的鬼,严格来说,属于地缚灵,所以不能长时间离开城隍庙。我当时也只是用木牌将他临时带走,时间一长,对他也不好,所以送回去了。”

“他的执念不就是那些毒贩吗?现在情况怎么样?”徐浪对刘大奔还是非常关心的,他打心底佩服这样的人。

李泰说道:“证据已经交给缉毒队了,相信很快就可以将他们抓捕归案了。”

徐浪点了点头,警察办事,他还是很放心。

李泰指了指大排档的牌匾,问道:“这大排档是灵案组的一个工作点,知道为什么选择这里吗?”

“那还用问?”徐浪摆摆手说道:“这里是市区和郊区的交接点,又是交通枢纽,从市区到整个南郊区,都要经过这里。”

李泰满意地点点头:“不错。”

“李叔,你还没跟我说,把我叫到这里干什么。我忙活了一晚上,很累的。”徐浪担心对方又想提加入灵案组的事,赶紧扯开话题。

“叫你过来,是有些东西要给你看,不过人还没来,你先吃点东西吧。”李泰笑着说道。

话刚说完,李泰看了看徐浪的后面,立刻站了起来,招了招手:“这边。”

徐浪扭头一看,看到夏子琪背着一个包,从一辆计程车里走下来:“夏子琪?”

“徐浪,我们又见面了。”

夏子琪朝着徐浪笑了笑。

“坐吧,都是熟人了。”李泰对夏子琪比较热情,主动拉开了椅子。

“谢谢李叔。”夏子琪坐了下来,打开背包,拿出了一本略显破旧的笔记本,递给李泰,“这是我爸爸留下来的,关于尸爆的记录。”

徐浪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李泰说要等的人是夏子琪。

“李叔,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你们两个先聊,我找秦小鹿聊聊天,有事喊我就行。”夏子琪看到正在吃面的秦小鹿,很识趣地走了进去。

“李叔,你是不是把我们这边的事情,都跟夏子琪说过了?”徐浪看着里面正打招呼的两个人,问道。

“那是当然的,这件事能不能完美解决,还得靠她爸爸的笔记呢。”李泰说着指了指桌上的笔记本,“放心吧,我们灵案组和子琪之前也合作过,不会有问题的。”

徐浪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李泰看了看徐浪,又看了看里面的秦小鹿和夏子琪,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怎么?你担心她们为了你打起来?要不,我把丽影集团的张小姐也叫过来?”